藍色足球鞋

隨筆

和平盃前夕(原題名:和平)

很不想再做音響呢!在那大二大三的時候,當我第一次有這
個念頭的時候,教會的錄音部只剩下我一個人,其他人全沒
待在這個部門了。而第二次說不想做的時候,連燈光也學上
手了。第三次喊的時候,是在2000年的暑假,那時剛更換教
役者,我把工作頂給其他人幫忙做,有狀況再來協助。但,
後來的發展卻讓我跟音響工程更緊密了。

泥戰

大二升大三的暑假裡,經由友會學姊轉介,幫忙一個在政大
舉辦的營隊晚會表演的音響支持。算是第二次與發哥合作,
但也算是正式的第一次聯手,前一次巡迴時並沒有交集。這
回是他弄燈光,我弄音響,我是純架設,播放則放手給其他
新手要嘗試。而那個暑假,教會邀請國外教練來辦訓練營,
我也有參加。那個暑假真的很豐富!

東前輩

那天面臨一個決定,我該下場幫忙踢團契在學校的足球賽,
還是不踢以維持長期復健以來的成果。我還是下場踢了,不
然怎麼會又後面的故事呢?開玩笑的!當然是會選擇下去。
缺人手,又想踢球,還是代表團契。你猜得到嗎?我還是在
心底支持團契,即使表面上互不往來。

踢完之後,我就後悔了。超痛!痛得要跪下來,直接躺平以
舒緩肌肉緊繃的腰部。

天使

我還記得每當禮拜結束後,我就趕忙收拾音響器材,收拾好
後,再把自己的筆記本里里叩叩的東西收進包包後,立馬走
人。至於會後的校園團契硬是來個不聞不問,偶爾還來個冷
嘲熱諷。與當初初次來到時相比,真是極端。以前是猛得衝
過頭,現在開始「過度保護」自己,這樣做的確是過度了!

復健

大一的暑假很快就到了,在台北也快一年了。沒想到除了足
球、錄音、讀經以外,好像也沒學到什麼,學校缺課紀錄倒
是蠻多的。本來打算來台北把一些傳道、帶領的技術給學回
去的,關於這點,朴哥有陣子都叫我是SPY,因為我常常嘴
上掛的都是「我們台中怎樣怎樣的」。傳道組織的本事沒學
到,前輩們倒是得罪一大堆了,爾後,很少很少回台中,感
情也漸漸變淡了,偶爾回去,認識的人愈來愈少,就更沒勁
回去了。

利用那個暑假,泰半時間就待在家裡,去復健腰背與脖子的
傷,也利用時間去考汽車駕照。早上也跑去練習足球,總是
趁著比較不痛的時候跑去練,但運動後又痛楚總是復發。

New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