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足球鞋

隨筆

浸水營古道 2014.11.15

又是一篇遲到的文章。要寫的文章,怎麼積欠這麼多,其實還有好幾
篇還沒動筆。我想可能跟照片也一直堆著沒整理有關。

但是文章拖太久沒寫,記憶力實在是個靠不住的傢伙。

這篇是分享去年11月中旬去浸水營古道的遊記,浸水營古道是從屏東
枋寮水底寮那端穿到台東大武,全長約16公里,但因後段的路因風災
損壞,最後那段路再加上去,就不止16公里了。走到最後,必須摸黑
下山,行前曾想過要帶手電筒但因覺得不會走這麼久而作罷,真該相
信自己的直覺!

補充說明:維基百科

這次同樣是參加東方足跡人文生態導覽解說團隊辦的活動,前次參加
的阿朗壹、嘉明湖都是他們舉辦的活動。東方大哥等人詼諧有趣又具
知識性的導覽解說,行程是很充實的。





這是條充滿水氣的古道,那天碰巧又遇到下雨。從下車開始就得著上
雨衣,沿途長滿蕨類植物,指示板染綠青苔,相機鏡頭也充滿水氣,
還有螞蝗,不是凱達格蘭大道上的,是真實的吸血生物。東方哥在剛
開始的路段還有介紹用秋海棠可以讓這很難拔除的生物掉下來,讓我
們帶幾片葉子在身,我又不信邪的沒摘。行程結束後,我才發現我不
但「中獎」,還中了特別獎(圖在最後)。

當然也不是整個行程都在下雨,到了中午過後,就出太陽了。路上有
個退休警察大哥陪我聊天。我因拍照而常常落在隊伍最後,但其實照
片後來也沒有拍很多,想拍的景色因下雨、鏡頭起霧而作罷,不想拍
的景物則是沿路都是。

還有許多清代、日治時期留下的古遺跡,胡適他爸胡鐵花當年要去台
東走馬上任時,就是走這一條古道。古代人不知道怎麼走的,當時的
路想必比現在更難走,怎麼抵抗溼氣、螞蝗,還有「理蕃」駁血。

走到天色昏暗,東方哥還請我壓後,大概是前是一起去爬嘉明湖後,
對我的信任吧。最後是一行人是靠著手機開手電筒,才走出山林。東
方哥載我到大武車站搭車時,我已筋疲力盡。

等車時,手指忽然一痛,原來有隻螞蝗潛伏在包包或衣褲某處殂擊,
除了小腿肚有一隻(發現時,襪子血跡斑斑,我想是不小心被襪子或
褲子壓爆),臨別中了特別獎。真的很難拔起來,用水沖不掉,用可
樂也沖不掉,那秋海棠葉呢?我沒摘!

火車快到了,實在不想帶著螞蝗上車,於是,在水沖到一個若即若離
的階段時,用力一拔,well,下次褲子要用綁腿之類的保護,不要
被鑽進褲管裡。就算被咬了,等他自然脫落吧。因為。。。拔起來時
血會不停地流。我不是帶螞蝗上車,而是包著衛生紙上車,同樣的突
兀。

還是期待今年四月能再去一次,想看看水晶蘭。一種特別的植物。

行前教育


那秋海棠葉。。。


隨處可見的蕨類


看板長青苔

雨衣行軍


雨水橫流






出太陽了


前陣子虎頭蜂攻擊事件的遺跡(為此古道曾封閉一陣子)

穿山甲的洞


古代高雄州與台東廳的分界點


另一古蹟點


東方哥跑到橋下為大家拍照

也因此才會有這張照片


螞蝗之一(已成血跡)


螞蝗之二


下次別硬扯了(血腥畫面,不喜勿入)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