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足球鞋

隨筆

卸下背上的猴子

落枕已經有近一個月了(或是更久?),在台東一度放著不管,一度
看中醫針炙吃藥舒筋活血,一度找盲人按摩好轉。但始終無法完全康
復,向左轉時,頭就卡卡的。在前兩週週末,家人與朋友接連到訪,
儘量掩飾,不讓他們發現。

利用這次回彰化家裡,除了休息不碰工作外(呃 e-mail不算的話),
再找之前曾幫我按摩過的盲人大哥來幫我按摩。大哥的手勁比台東的
大娘還要來得大,熱敷的道具與毛巾是台東比不上的,效果顯著,好
久沒這麼舒服了。

大哥建議我要多作熱敷與伸展。他一下手,就說怎麼這麼硬!
「是啊!所以才要來找你啊~」

願此次能真正放鬆,帶著renew的body回台東作戰!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