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足球鞋

隨筆

十四年前的夏天

十四年前的夏天,來到這裡實習兩週。沒想到,再訪舊地,竟然已經
是十四年後的事了。

鯉魚潭_2015.08.14-02


十四年前的夏天,正值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按系上規定,要去外單位
實習兩週到兩個月不等的時間。我與其他三位同學幸運抽中花蓮玉山
神學院圖書館。短短兩週,不只是實習而已,還有接觸其他教會的信
仰,更難得的是跟大學同學相處兩週,要知道的是我素來與系上較無
往來,同學對我陌生,我對同學也陌生得緊。這次怎麼也跑不掉了,
要一起工作、吃飯、生活兩週,喔,還有神學院的幾位暑假留校的原
民同學,我只記得跟我同住一間房的達悟族的鍾哥,其他人的名字倒
是都忘了。

鯉魚潭_2015.08.14-01

這回舊地重遊,興奮、激動、複雜。看到圖書館與館舍依舊,還蓋了
新的建築物。興奮的是舊地重遊,激動是再次相見竟然是十四年後,
複雜是人已經變了,現在已不去教會了,這裡帶給我的並非是直接的
影響,卻是當年夏天的印記之一,勾起往事,除了前述的與大學同學
相處兩週、接觸其他教會之外,也從其他非同一教會的人眼中看到我
是什麼樣的人,太憂愁、不常笑。還嚐到原民風味的餐點,鍾哥會帶
我去七星潭釣魚挫魚,晚上料理魚、還有其他原民菜色,這是其他三
位女同學所無法擁有的經驗,每當我跟她們分享時,眼裡盡是羨慕,
因為男女宿舍有別啊。

還有,上廁所後起身,發現馬桶全是血,以為大限之期將至,開始反
省有限的生命,也許該作些轉變,以免大去之日後悔不已。沒想到回
台北檢查,連檢查也不用,醫生聽完我的敘述後,就判斷是內痣破掉
出血,先前的人生反省是反省什麼呢?!這真是個玩笑。至於怎麼用
塞劑,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那次拍的照片很慘,我帶的二手相機拍出來的照片都曝光過度,張張
綠光,推想是裝底片時沒裝好。髮型也很糟糕,頭髮很長很厚,還留
了一條小尾巴。這些都不是重點,那次實習對於日後的課業與工作幫
助並不算很大,反倒是對當時的信仰再次注入活水,在實習後,回台
北的奔跑上,助益很大,跟以往作了許多改變。

那個暑假是剛結束和平盃足球賽後的暑假,身體心靈都很疲憊,總覺
沒做得很好,信仰也遇到瓶頸,總有種想改變卻又有心無力。直到那
次跟花蓮教役者聊天後,才獲知那次的盃賽,獲得很多的肯定。真是
怪了,怎麼都沒人跟我說呢?也許是我常蹺掉聚會、對學長姐所說的
話信任感偏低吧!哈哈!

當地的教役者與我曾在同一個台北的教會,說熟不是很熟,但彼此印
象應該都還算不錯吧。那次突然變得很大膽,還跟他借了一台機車,
方便去教會禮拜之外,還用來每天去買四人份的早餐,這是買給我與
其他三位同學的。還有陣子是買五份,女同學的男朋友追來陪伴。

儘管與哥哥只有幾次分享,沒有說什麼大道理的話語,卻足以灌注一
股新能量,回台北後,報名當營隊小隊輔、開學後投入小組活動,這
些大概都是前幾年比較沒有的突破。我想那位哥哥一定不知道那一次
帶給我的影響有那麼大。也沒什麼人知道吧!

寫詞方面,也突破原先的界限,重新開啟新的境界。

說太多過往的事了,

十四年前,只在最後的早上,走路繞了學校對面的鯉魚潭一圈,說好
五月要看的螢火蟲總是跳票。這回,我用騎單車的方式,環潭一圈,
象徵式地向十四年前的夥伴們致意,也算是種緬懷方式吧。

鯉魚潭_2015.08.14-09

快下雨了,拍下新館舍照片,大家都改變了,我也將繼續前進。下次
什麼時候再見?我想,有緣自會再見的。

鯉魚潭_2015.08.14-16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