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足球鞋

隨筆

《掠影》太陽的孩子

昨天傍晚趁風雨不大、錯失火燒雲奇景,去看電影「太陽的孩子」,
片中的場景幾乎都是我所熟悉的,那裡是花蓮、台東交界附近,北迴
歸線、長虹橋,也是秀姑巒溪泛舟的終點。還有我最喜歡的沿著海岸
線的梯田。當結出稻穗時,藍色海浪與金色稻浪,雙浪之聲交疊,那
種美,是難以形容的;那種喜悅,更是難以言喻的。

很喜歡這部電影,能把嚴肅的事,用輕鬆且自然的方式傳達,不死硬
不說教,片頭的幾段小孩的戲,把原民的處境交代的很棒,不需要旁
白或透過主角的口,就把意思傳達到。

戲院裡七排的座位,將近全滿,約八成以上是原住民朋友吧!還有幾
位一進來,就互相打招呼,真是不約而同啊!我好像躋身在原民的聚
會當中。就讓我假裝一下,一起關心東岸的故事。

在東部,票房應該不惡,但場次好少,四點要去看還沒有,明明網頁
上有寫!看完後,聽到不少鼻水啜泣聲,真的演到大家心坎裡了。活
生生的故事啊,連離譜的台詞與背信棄諾抹黑手法都幾乎在真實生活
中上演,究竟誰才是真實誰才是電影啊!

或許,更該看的,是官員與財團吧!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