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足球鞋

隨筆

《漫卷》我可不這麼想 & 靜子

書名:我可不這麼想
作者:佐野洋子
譯者:陳系美
出版:無限出版,2015(日:1986)

書名:靜子
作者:佐野洋子
譯者:陳系美
出版:無限出版,2014(日:2008)


沒有太多時間看書,「我可不這麼想」(以下簡稱:我)有一半是在
馬桶上看的,一半是在書桌上看的。「靜子」(以下簡稱:靜)有一
半也是在馬桶上看的,一半是車上看的,或是1/3與 2/3的比例。

這兩本散文集是我所讀過的佐野洋子的第二、三部作品,前部作品是
「無用的日子」,還看了兩遍。。。

「我」承襲先前「無用的日子」風格,以作者的角度回憶過往與現在
社會的雜記,三不五時會與前文重複相同的句子。一開始不以為意,
甚至認為是作者想強調的事,才會一講再講。後來才想到她應該是那
時候健忘症開始發作了。

健忘好像是忘記現在的事,過去的事倒是記得很清楚。佐野女士甚至
還記得九歲以前,待在中國北京、東北的事,記得一清二楚,幾個兄
弟間相處的故事、遷回日本後的生活,兄弟與父親陸續病逝等事情。

第五篇收錄的是與其他作家間的互動故事,可以感覺到佐野女士對於
其他作家的欽佩和喜歡、不服氣又奈何對方的才情。相較前四篇較為
有趣。可惜對於日本文壇早期的文人與作品不熟悉,我想日本人來讀
會更能進入狀況。

而「靜子」則是佐野女士與她母親、家庭之間的故事,寫到她大哥過
世後,母親對她的態度開始轉變,而她也開始對母親不服、叛逆,甚
至少有往來。直到母親年老、弟弟家庭發生事故,後來才接母親過來
一起住,最後還是把她送到養老院,很少探望。直到自己也生病後,
才與意識已逐漸模糊、健忘的母親和解。

我還以為這對母女到死都不會和好呢!但看了附錄,佐野女士的前夫
與兒子的對談中,發現佐野女士的母親其實並不如佐野女士描述的那
般無情。應該是多少誇大一些,又或者旁人來看不如當事者的感受深
刻吧。

在母親走後幾年,佐野女士也跟著走了。也許彼此都是心中的罣礙。

也許,每個小孩與每位父母親,都是彼此的罣礙。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