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足球鞋

隨筆

驛動

原本的題目很長,正想著要如何變短時,「驛動」兩個字浮出來,認
真查了一下字典,發現沒有「驛動」這個詞,但不是有首歌就叫「驛
動的心」嗎?後來才發現是因這首歌才把這兩個字湊在一起。

廢話說得太多,總之,這一個多月以來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或者,要
從七月初的尼伯特颱風開始說,又或者要從520那天開始說。這段時
間真的發生了太多太多事了。


我想說得簡單一點。尼伯特颱風之後,新圖書館漏水,加上各項新館
工作還在陸續就定位,五六月一直都處於忙碌時期,於是連著七月也
一起忙了。而在六月的時候,剛好看到高雄有份工作開缺,就試著投
投看。六月底面試後不久,便通知錄取了。但依低調的個性,一直沒
公佈這項訊息。

後來兩個單位喬定報到日是8/15,約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交接,
但那一個多月的時間其實很不好熬,交接也不是很順利,幾件工程後
續的結尾還還在進行,對於留下或離開台東,有很多的情緒在裡面。
原本也沒有預期那麼早離開。總還有些未完的使命與工作。

就在工作糾葛中,我重新認識了她。在早前,早就認識她了。是在那
段難熬的時間中,跟妳變得更熟、更瞭解彼此。發現好多地方竟然是
那麼相似,那麼有話聊,相處得很自在很快樂。

但是一切似乎來得太遲了嗎?已經請調成功了,也就是要分隔兩地,
還有其他因素,似乎這一段關係來得太遲了嗎?

就在離職的前兩日,爸爸發生意外,從貨車上摔下,被重重的鐵條壓
到左腿。接到電話時,我正在跑離職流程。

幸運的是,妹妹是護士,在爸爸轉回彰化市的醫院後,妹妹發現爸的
左腿腫脹沒出血,但沒有脈博,提醒醫生後,緊急照X光,才發現裡
面骨頭已經斷了幾好截,才緊急動刀。若發現得晚,免不了要截肢。
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即便如此,那晚也開了八個小時的刀。血管也斷了,要從另一條腿截
比較用不到的血管來補。開完刀後,在加護病房也躺了快九天才轉普
通病房。

而在東岸的我,趕著辦離職流程,也變更行程,提前一天回去。但她
勸我再提早回去,於是,決定提前半天離開台東。早上把流程跑完就
請假離開。最後,離職流程也沒跑完,剩下一關,還請組長代跑。

沒想到,意外還是找上門。汽車溫度居高不下,我打開引擎蓋加水,
大概是急著要回家,打開了不該開的加水孔,熱水像噴泉一樣往上噴
了出來,燙到右手腕。原本還想逞強回去整理租屋處,不去看醫生,
先回家再說的。但她堅持要我去看醫生後,掛了急診,處理了傷口,
一個下午也差不多沒了。也幸好有她的堅持,後來發現開車時,已經
不容易打方向盤,實在是太痛了。

隔天一早,手比較不痛了,收拾好東西,跟房東點清後,準備回彰化
時,路上車子發生很大的聲響,明明還能發動,但就是無法前進,好
像輪子卡到什麼似的。心裡正在慌的時候,她又臨危不亂地提點我找
其他同事,詢問修車廠的電話。修車廠來了,發現是後輪煞車壞了,
臨時處理一下,讓車子還能動,開回修車廠處理。

若前一天下午沒有燙傷的意外,推算里程,也許車子就在南迴公路上
壞掉,比起在市區壞掉,更加危險。因為不是卡住,就是沒煞車。在
回修車廠的路上,最後是真的踩不到煞車,只能慢慢開慢慢開,再用
手煞車停住。

真的得說,她是我的幸運星!

折騰了一上午,下午兩點才終於踏上回彰化的路。趕在那晚八點加護
病房開放探病時趕到,即使那時候我爸還因鎮定劑的關係呈現昏迷狀
態。

隔了兩天,再開著滿車的行李(當時從台東出來時,整車行李直接著
著回彰化,中間沒停高雄)下高雄,依原訂的日期辦理報到。而這一
個月的新工作,大概只上了一半又多一點點的時間,將近一半時間休
假。每週就在高雄彰化兩邊跑,對於高雄還很不熟悉。

爸爸也在這禮拜一出院了,但行動還不方便。要躺在床上,偶爾坐輪
椅走一下。接下來是漫長的復健期。三個月後,再觀察要不要再對腿
骨開刀。也因為這次意外,感受到家族的力量與溫馨。

這幾個月,好多事都是第一次經歷。很多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也
有很多快樂的時光。還有很多事,我跟她都會勇敢面對。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