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足球鞋

隨筆

太空食品



離職後,偶爾回去原單位巡巡看看(這學期只回去一次)。
上學期末,有次回去碰巧遇上草薙(念ㄊㄧˋ)老師,他說
剛好隔天他就要返國休假,他拿出一張紙與一袋太空食品
「ice cream」。


 

回家後就一直擺在書桌上,按想過農曆年時再打開來研究研
究,過了年還是原封不動。有天被我弟發現了,就提議某日
晚餐後拆封。好了,廢話不多說,以下是分解動作!










我以為打開後,會自動膨脹、溶化變成真正的冰淇淋。沒有
想像中那麼神奇,打開後就如上圖一樣。像餅乾一樣,在嘴
裡會溶化,溶化的時候就有冰淇淋的感覺了。不可思議的食
品。

最後剩下一點點碎屑,我們做了兩個實驗。放在水裡,久一
點也會浴化成像冰淇淋退冰後的灘樣。另一個實驗,拿給我
家的狗「Honey」,他也喜歡吃。可証,這食品很好吃,而
「Honey」果然是垃圾狗。


部分人可能還停留在我是圖書館員的印象,後來有一年半的
時間因故轉任應用日語學系的系助理,處理系上行政事務。
那我的日語能力一定很強囉?非也,非也。我只在大學修過
一年第二外語,中間有蹺課後,就再也跟不上進度,瞎混過
關的,直到現在五十音也無法背個完全。惟一可以誇口的是
用無蝦米打日文的能力還可以拿出來現一下。漢字也打得出
來喔,可是不會念。

所幸,系上平常會接觸到日文的機會不大,一年頂多兩三通
日本人打來的電話,找程度好的學生或老師協助代接過關。
電郵或信件也有各業務專責的老師協助解讀與cover。會議紀
錄則由台籍教師輪流記錄,會後再由我整理歸檔。

系上有三位日籍教師,其中兩位的中文造詣都很好,除非是
有比較艱深或正式重要的事情,直接溝通是沒問題的。可能
跟以前與外國人住過,可以理解對話的邏輯(這又是另一段
故事)。惟一一位不會說中文的,就是今天的主角 -- 草薙
老師(再說一遍,那個字中文念ㄊㄧˋ)。

我們用英文。不用擔心老師的英文,老師是留美的,也曾任
教於Georgetown University,我知道這家,Patrick Ewing
與Allen Iverson,晨星Mourning與木桶伯均為校友(我好像
在寫NBA的文章)。你們不用擔心老師的英文,完全沒有既
日本人講英文的腔,是很純正的。你們該擔心的是我的英
行不行(笑)

我在求學過程中,外文能力從來不是強項,也沒有興趣。以
前學韓文也是學得七零八落,那一年半在系上耳濡目染,偶
爾請學生教我講幾句低級的日文外,老師還會稱讚我的聽力
很好。草薙老師大概也知道我的菜英文,所以他都會放慢速
度跟我講,我也用倖存於我腦中裡的單字拚湊出來對話。回
頭想,不止日文學了低級的句子,英文也進步了。(當然
也有無法以破英文表達的時候,就找老師或學生代打)


今晚與今後,幫草薙老師禱告身體能儘快康復,先生身體不
適在日本休養中,這學期恐無法來台授課。希望他能快快好
起來,再來台灣喝啤酒吃好料的。

願 以馬內利。


Comment

凱胖  

No title

我應該沒教你低級的日文過吧...
後來還有草薙老師的最新消息嗎?

2010/04/16 (Fri) 01:00 | EDIT | REPLY |  

小歐  

No title

嗯,就如日前跟你說的。我們約定下學期再見。

2010/06/05 (Sat) 21:55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